曲刚 杨槐:新时代非公有制经济政商关系研究


发布时间:2018-10-19
来源:统战新语微信公众号
【字体:

10月17日,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2018年年会暨“新时代统一战线”研讨会在江城武汉召开。包括研究会副会长、常务理事、理事在内的100位统战理论界大咖参加会议,共同围绕“新时代建设什么样的统一战线、怎样建设新时代统一战线”的主题进行“头脑风暴”。

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商关系是始终绕不开的重要话题。上个时代,我国政商关系历经从政到商、从商到政、政商合一等发展模式,在推动经济社会进步的同时,也衍生出官商勾结、暧昧不清的腐败现象,社会容忍度遭遇严重挑战。面对新常态下摧枯拉朽的反腐风暴,许多地方又出现官商疏离,谈商色变,为官不为,过犹不及的局面。政商“割袍断义”在中国显然是行不通的。改变旧式政商关系,构建新型政商关系遂成为新时代国家可持续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新时代非公有制经济政商关系的战略地位

民无商不活,国无商不兴。肇端于2012年新政治周期的反腐败斗争,为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拉开帷幕。顶层设计者们以“亲不逾矩”、“清不远疏”为基本特质,描绘并着手构建新型的政商关系。

1.新型政商关系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完成国家从中等收入社会迈向高收入社会进程的关键环节。2016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突破8000美元,明显超过中高收入国家门槛值,处于由中高收入社会迈向高收入社会的关键期。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打造新型政商关系,对于我们保持战略定力,规避经济发展停滞或回落,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2.新型政商关系是优化新环境营商,构筑城市综合竞争力亦即经济增量与综合效率的根基所在。以经济增量与综合效率为重要指标的城市综合竞争力,很大程度受制于当地的营商环境。在全球竞争加剧的形势下,只有重建健康、清廉、公开、透明的新型政商关系,才能为非公有制经济“半壁江山”,打造更优的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发展氛围,降低制度性成本,提振投资者信心,培育我国经济发展国际竞争的新优势,为区域长期繁荣进步夯实基础,促进我国社会经济整体快速均衡发展。

3.新型政商关系是聚焦新常态反腐,规范公职人员服务非公有制经济领域及其正常交往的行为准则。在猛药祛疴、重典治乱的持续反腐局势下,建设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政商关系,一方面,有助于规范各级党委、政府以服务为要义更好履职,真正担当起与企业一道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任;另一方面,有助于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做到与企业有交往而无交易,有交集而无交换。

4.新型政商关系是开启新征程领航,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两个健康”的重要体现。一方面,只有将非公有制经济放于政商关系中的平等位置,坚持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作为发展导向,着重推动政府转变角色进程,才能使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驶入快车道。另一方面,只有形成新型政商关系,净化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生态,提振他们的信心,才能进一步巩固、扩大和夯实党的阶级基础、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

新时代非公有制经济政商关系的本质要求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期间参加民建和工商联委员联组讨论,以“亲”“清”二字为新型政商关系定调,并相继从形态、内涵等不同维度作出准确生动的阐释。这种新型政商关系的本质要求是“既亲且清”。

(一)关于亲的总体标准

1.亲——就是要求肝胆相照,在工作距离上亲近

构建新型政商关系,首先是政府机构对非公有制经济在工作距离上亲情靠近,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坦荡真诚地与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其次是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对政府机构也要在工作距离上亲情靠近,习近平总书记寄望民营企业家要“积极主动同各级党委和政府及部门多沟通多交流,讲真话,说实情,谏诤言,满腔热情支持地方发展。”

2.亲——就是要求谊切苔岑,在情感态度上亲切

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一方面,政府官员对非公有制企业不再是发号施令的官老爷,而一跃成为坚守正道、亲爱和睦的好朋友,想企业之所想,急企业之所急,千方百计地使政策措施真正落地。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要勇做政府官员的诤友,善于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系列党纪精神,熟练而艺术地应用到与官员朋友的交流交往中,绝不拉拢官员下混水,绝不套路官员走斜路。

3.亲——就是要求开诚布公,在合作共事上亲善

一方面,政府机构要敞开胸怀,深入企业,调查研究,坦荡真诚与同非公有制企业接触交往,虚心听取他们的良好意见、建议,为企业办好事、办实事。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对政府机构也要坦白无私,保持良性沟通,通过企业家的合法经营与良好运作,为国家、民族、地方和集体利益做出贡献。

4.亲——就是要求换位思考,在放管服务上亲厚

一方面,政府机构通过“放管服”系列改革,真正做到“为企业松绑”。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对政府机构也要精诚合作,自觉接受来自政府的市场监管。

(二)关于清的总体标准

1.清——就是要求三思而行,在利益诱惑上清醒

一方面,公职人员要划出政商交往公私分明的界线,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也必须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叮嘱的“洁身自好,走正道,做到遵纪守法办企业,光明正大搞经营。”

2.清——就是要求天下为公,在立身处事上清廉

一方面,党政领导干部必须出以公心,一视同仁地提供市场竞争的公平待遇,杜绝对企业的慢作为、不作为。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要践行尊法纪、守商规的“君子之道”,不搞对政府机构和公职人员的利益输送,切忌以拉票贿选等不正当手段谋取职务荣升与政治安排。

3.清——就是要求格物致知,在路径选择上清直

一方面,政府机构和公职人员要“一碗水端平”地使用政策执行中的裁量权,切实做到让非公有制企业“走大路”。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要按规矩出牌,绝不能在“政治链”上重蹈一个官员绊倒一片老板的覆辙。马云“一直谈恋爱就是不结婚,亲亲热热清清白白,不行贿、不欠薪、不逃税、不侵权”的锦囊,或可成为民营企业家遨游商海的借鉴。

4.清——就是要求正身正人,在官商交集上清明

在不可避免的官商交集中,一方面,政府官员必须率先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通过实施行政体制改革,建立健全“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制度,大力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另一方面,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也要正常与官员往来接触,自觉抵制企业家“政治企图”与政府官员“经济企图”的同流合污。

新时代非公有制经济政商关系的发展趋势

伴随反腐斗争,简政放权,新型企业家群体的崛起,政府与企业、官员与商人,将回归到正确的本位和常态,新型政商关系在政治、经济大势变化中,势必呈现出不可逆转的新局面。

(一)重本抑末,谋划和打造企业核心竞争的博弈能力

未来政商关系的变数,只会更加透澈、开放、文明,企业间的竞争与发展,以“靠产品”“靠创新”取代“靠关系”“靠官员”,日趋回归核心竞争力,倾力打造合法盈利的商业模式。这种核心竞争力,是企业群体或团队中根深蒂固的、互相弥补的一系列技能与知识的深度融合,是企业长期形成的,企业内质独具的,支撑企业过去、现在乃至未来的竞争优势,是使其在激烈残酷的商战环境中长期赢得主动权的胜券定力。

(二)尚法崇德,敬畏和坚守法治社会的底线思维

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在新型政商关系中,面对时代变革和环境变迁,必须学会底线思维,敬畏法律与道德所规定的不为,坚守法律与道德所限定的不越,躬行法律与道德所倡导的遵守。使“永不行贿”成为企业家应有的商道精神,也使“永不受贿”变成官员们必守的政治伦理。

(三)舍近求远,识别和实现复利最优的收益积累

在经济学上,“复利”是与“单利”对应的复合利息概念。计算利息的周期越密,财富增长越快,年期越长复利效应就越大。在处理新型政商关系时,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通过反思绑上一位官员斩获某些好处,但转瞬间却灰飞烟灭的鲜活事例,毅然放弃眼前通过权力寻租攫取的短期利益,在一个较长的企业生命周期里,遵循“敬畏风险、保本至上、知己知彼、特立独行”等投资法则,稳健赢得企业复利积累的收益上限。这种立足于企业生存与发展平衡点而追逐复利最优的思维,将构成新时代非公有制经济资本积累的重要动力。

(四)缜思敏行,洞悉和满足政府官员的政绩需求

政绩是反映新时代领导干部“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绩效标尺。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处理政商关系的一个重要途径,是在新时代话语中抢抓机遇,与政府机构形成良好互动,通过参与推动社会发展项目实现双赢,既为地方官员任期内的政绩贴金,也为企业长久生存与持续发展塑造社会影响力,并始终确保企业的政绩识别、顺势而为,经得住时间检验与法纪推敲。

(五)以统代分,发挥商会组织的行业行动

以统代分形成行业组织,通过商会的群体力量与政府达成对话,减少单个企业与政府沟通的成本与风险,是新型政商关系的发展方向之一。在商会组织介入的情况下,借助这种制度化的政府公关策略,可使非公有制经济中的个体发展诉求嬗变为整体行业行动,进一步提升民营企业的话语权,并实现政商之间个人与个人关系,向法人与法人关系的华丽转身。这种转身所生成的政商关系,风险更低、效率更高、结果更可靠,不失为企业即刻就能启动实施的明智之举。

(六)善留勇去,寻求健康透明的游戏规则

故土难离,是企业家的一个心结。但有些地方营商环境恶劣、社会风气不良,无力抗争的民营企业,为了生存而参与暧昧不清的政商关系,实属无奈。有的企业家选择“留下来”的方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自乡而县、自县而市,不断寻觅更规范的市场;有的企业家通过上市,摆脱原本发源地的控制,跃为公众公司;有的企业家或因政府失信、求告无门,而直接在互联网上愤怒地开启“民告官”式的喊话、刷屏。与此同时,也有的企业家意识到商场如同战场,“打得赢则打,打不赢就走”,不怕腾挪,勇敢地“走出去”,借助新的更加透明和健康的“游戏规则”实现突破,在更规范的政商环境中谋发展。

(作者:曲刚系本溪市委统战部部长,杨槐系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基层统战工作理论本溪研究基地研究员)